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番奇文学 >> 一品修仙 >> 第449章 没有杀机的杀机,差点栽了

第449章 没有杀机的杀机,差点栽了

若论起真龙,应龙应该是在人族之中流传最广的一位,如今依然流传下来的诸多传说之中,真龙很多时候指的就是应龙。

传说上古之时,应龙跟人族的关系很好,经常会在人族游历,酷爱人族的美食与音律,对于人族的文化,也是推崇备至,甚至传说在关系最好的时候,还曾经在上古天庭任职。

而如今,各种传说纷杂,真假难辨,但既然有这么多传说,大体上起码有一部分是真的。

如今再看这座大门,上面的铺首衔环,更是典型的人族文化风格。

再看这座大门,什么禁制都察觉不到,看起来就像是一座普普通通的青铜巨门,而秦阳绕着青铜巨门转了好几圈,暗中施展堪舆秘法,也没有察觉到丝毫的危险,正门相对,生死重合。

结合传说和文化,秦阳哪里还不明白,这位应龙大人,十有八九是那种恪守规矩,甚至对于某些人族规矩,颇有些推崇的意思在里面。

换位思考一下,忽略其作为真龙之冢大门的存在,只是将其看成一座普通的宅院大门。

那么想要进门,应该如何做?

这还用想么,随便在人族拉出来一个穿开裆裤的小屁孩,都知道去别人家,要先礼貌敲门。

尤其是刚才,最开始那位领盒饭的牛魔,将手放到门上的时候,上面的应龙浮雕,根本毫无反应,只是在他发力,想要强行破开大门的时候,应龙浮雕才忽然将其击毙。

如此秦阳就更加确定了。

只是没想到,牛魔族长如此沉不住气,又找人帮他确认了一下自己的猜测。

现在场面变得有些尴尬,大家谁都不敢上去试了。

哪怕秦阳说的挺有道理的。

暴力破门的,被主人打死了活该。

人家都死了,你还来报丧,专门再提醒一下人家,哎呀你死了。

换做在场的任何一位,肯定也会二话不说,将这个没眼色专门揭短的家伙打死。

但现在怎么办,没人敢去试一试了,巨门之上的应龙浮雕,所绽放出的力量,在本质上已经超出了他们所能应对的极限。

一击就能将一位大妖化作虚无,神形俱灭,消散的干干净净,仿若从未存在一般,他们谁也挡不住。

“既然做什么你都说不对,那你来,你去敲门。”牛魔族长瞪着眼睛,鼻孔里喷出两道白气,后退几步,站在那里冷笑。

“秦先生说的也不无道理,如此就劳烦秦先生去敲门吧。”蜈龙族长忽然帮了句腔。

“不错,劳烦秦先生了。”

一个个大妖在一旁帮腔,反正他们谁都不想损失自己的人,能带到这里的,不是实力强悍,族中的中坚力量,就是一些拥有特殊能力的稀有妖族,损失一个都会让他们肉疼。

秦阳虽说是被请来帮忙的,可终归是人族,就算是出什么事了,不是还有蒙先生在么,蒙先生的专业水平明显更强一些。

以貌取人,可不只是人族的世界流行,什么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俗语,别的种族也有类似的。

如同这种需要时间来积累沉淀的学识,很显然那位看起来就很有气质的蒙先生更好,如此倒也不怕损失一个专家。

秦阳看着这些妖怪,哑然失笑,这些家伙,可真是够目光短浅的,这种时候,还惦记着种族差别,下意识的就想要去保全自己,让异族去死。

可这些蠢货,难道不明白,自己若是对了,这次能看明白这个,后面肯定会有更凶险,更加需要他的地方,现在竟然让他去淌雷。

真是一群蠢货,难怪大荒的地盘,最好的地方,都被人族占据了,而妖族只能抱团,在西北弄出来一个松散的妖国以求自保。

秦阳只是站在那里,神情平静,什么话也没说,而妖母不负期望,第一个站了出来,挡在了秦阳面前,环顾一周,眉宇间浮现出一丝煞气,眼中寒光乍现。

“一群蠢货!”

“妖母,你说谁呢?”牛魔族长当场就不乐意了。

然而三眼妖母的声调比他还要高,眼中已经露出杀意。

“说你了,就你最蠢,自作聪明,你手下的人死了,又不是秦先生害死的,是你害死的,你反过来还想害死秦先生,说你蠢货,你都未必知道你蠢在哪里。

若秦先生错了,起码他也比我们懂的多,若他对了,你还想他在之后如何尽心尽力的帮我们,你们这些蠢货,不会以为应龙大人的龙冢,只有入口的大门是最危险的地方吧?

似你这等蠢都不知道蠢在何处的蠢货,就老老实实的听从指挥,莫要自作聪明的拖后腿,我妖族一直被人族看不起,就是因为你这等目光短浅,脑子都变成了肌肉的蠢货所至。

不想死就老老实实的听从指挥,不然的话,我就做一次好事,替你们牛魔一族换一个族长!想必再蠢,也不至于蠢到你这种地步!”

三眼妖母的话,顿时让秦阳刮目相看,这老妖婆当真是狠毒啊,骂人揭短,当面死亡威胁。

啧啧,打吧打吧,先打死俩拖后腿的最好。

“老妖婆,你这是找死!”牛魔族长的眼睛腾地一下就红了,立刻就要跟三眼妖母干一架,分个生死。

然而,一旁的蜈龙族长,却连忙连住他。

“牛魔,你冷静点,这是干什么,妖母的话虽然不太好听,可道理的确是这个理,这次我们可都要众志成城,谁都不能拖后腿,之前就说过了,你可别忘了。”

牛魔想起来时被专门叮嘱的话,谁要是拖后腿,让大家都没收获,谁可就是众族的敌人了。

想到这,牛魔气哼哼的冷哼一声,抱着手臂站在那,闷着头不说话了。

而蜈龙族长赶紧出来打圆场。

“妖母,你是误会了,牛魔这脑子,怎么可能会想到如此害人的想法呢,我们也没这个意思,秦先生学识广博,我们这是怕再出现什么问题,所以,才让秦先生亲自出手,并没有害他的意思,既然你这么想,那我们就换一个吧。

秦先生和蒙先生,都是我们亲自去请来的,怎么可能让二位先生亲自涉险,妖母,你多想了。”

有人打了圆场,蒙毅也跟着站了出来,看着青铜巨门,缓缓道。

“秦小哥说的很有道理,老夫虽在在某些领域,比秦小哥稍胜一筹,可若论涉猎广袤,却不敌秦小哥了,方才我也没想到这一点,此刻细想,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这样了。

秦小哥有伤在身,不如就让老夫代劳吧。”

蒙毅说着话,就已经迈步走上了青铜巨门。

一步之后,蒙毅的身形膨胀一倍,再一步,再次膨胀一倍,走到青铜巨门之前的时候,已经化作八十丈高。

秦阳心神一颤,连忙喊了一声。

“等等。”

若是这些妖族,谁去试探,秦阳都无所谓,哪怕在场的妖族,全部都死光了,秦阳的心中也毫无波澜,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反正自己只是出主意,怎么做就是这些妖族的事,真要是错几次,也没什么好纠结的。

毕竟,这里是应龙之冢,这位传说中的真龙,他会怎么布置龙冢,怎么做,谁能猜得透?

一次猜不透不是很正常么?

之前也专门给蒙师叔说过,中途千万别护着自己,方才还差点以为蒙师叔能沉得住气。

可没想到,自己刚被针对,蒙师叔就沉不住气了。

眼看所有人都看了过来,而蒙毅转过头看着秦阳,意有所指的道。

“秦小哥不用担心,老夫相信你的判断。”

秦阳明白,蒙师叔这是说,他也是这么认为的,并非只是跳出来护他。

可事实上,两人的判断,谁敢说是对的,错了就是死,蒙师叔这就是忍不住了要护他。

眼看众人都望着他,秦阳想要说什么阻拦的话,却又不知道怎么说了,只能将自己推测出来的细节补充了一下。

因为他推测,很有可能,这座大门,根本不能被妖族打开,到时候在场的人里,也只有他和蒙师叔可以上,而蒙师叔,肯定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去的。

“前辈客气了,我的意思是,有些细节,还要跟前辈交代一下。”

“秦小哥请说。”

“右边的门环,三声,加全礼。”

蒙毅点了点头,缓缓的将手放到右边的门环上,他轻握门环,以门环触碰铺首,发出三声清脆嘹亮的声响。

巨门之上毫无反应……

蒙毅沉着脸,继续后退后三步,跪伏在地,左手在上,执高于定,行叩拜大礼。

“人族蒙毅,机缘巧合,抵达应龙大人府邸,特来祭拜,还望大人应允。”

三声响头,蒙毅依然跪伏在地,没有起身。

而那应龙浮雕,也没有射出两道神光,将蒙毅化为乌有。

浮雕缓缓的游动,其双目骤然睁开,俯视着下方的蒙毅,而后游曳身姿,化作一道应龙虚影,没入巨门之中消失不见。

而青铜巨门中心,一道缝隙浮现,柔和的神光,从缝隙之中绽放开来,伴随着一阵轰隆隆的轰鸣声,巨门缓缓的洞开。

一直紧绷着心神的秦阳,猛然松了口气,后背上刷的一下,冒出来一层细汗,脸色都变得有些发白了。

心跳声,也随之忽然加速了一倍,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眼看巨门洞开,三眼妖母看向秦阳。

“你们人族连敲个门,都需要这么麻烦么?还要分左右?”

而秦阳没理会三眼妖母的话,先是走上前,将蒙师叔搀扶起来。

“起来吧,蒙前辈。”

“我没事,只是敲个门而已。”蒙毅故作轻松,说的很平淡。

但谁都知道,方才只是敲个门,都有可能死人的。

而这时,蜈龙族长走上前,一拱手,对蒙毅道谢,又转头将三眼妖母的问题重问了一遍。

“这里面竟然有这么多的细节讲究么?”

“平日里自然不会有这么多讲究,可在这里,不分清楚,可能会死人的,上古之时,尊左而贱右,我等比之应龙大人,自然不能算贵客临门,选左不妥。

而另一种情况,喜贺庆典以左为贵,凶事吊唁以右为尊,所以无论哪一种情况,都不能选左。

敲门之声,三声乃是礼客,自古流传下来的礼节,至于最后全礼叩拜,也是放低姿态,全了礼数,做到万无一失,不失礼节。”

秦阳简单解释了一下,听的众位妖族,一阵头大,来之前他们谁都没想到过,应龙之冢蕴含如此大的凶险的同时,却有能如此轻而易举的打开。

若是他们自己来,怕是耗一千年,也不可能打开这座大门了,仅仅这个大门,就足以让他们明白一件事,想要暴力破开,以他们的力量,根本不可能。

同样也明白了,为何之前这座应龙之冢,从来没被人打开过。

哪个妖族会想到这一茬啊?

大门洞开,这次还有人想要冲进去,却被蜈龙族长拦了下来。

这次,他是真正吃到了没文化的亏,哪怕现在他也想冲进去,可还是冷静着等着,先看看秦阳和蒙毅怎么说。

之前就算秦阳说了应该如何做,他们上去,也未必能做到蒙毅那样,他们根本不懂,甚至他也看出来,蒙毅敲门的时候,那个力道和间隔,都是有讲究的。

蒙毅在他心中的水平和地位,比亲自去请的时候,还要高一些。

而秦阳在他心中的地位,更是直线攀升,这次打开这个大门,作用最大的就是秦阳,他也不敢再觉得秦阳太年轻,专业水平比之蒙毅差一点。

同样,现在也明白了,探索龙冢这件事,仅靠专业水平,肯定是远远不够的。

蜈龙族长来到秦阳和蒙毅面前,微微欠身一拜,头一次放低到如此姿态。

“接下来如何做,还请秦先生和蒙先生指教。”

蒙毅没说话,只是看着秦阳,他捧了秦阳几次,除了第一次是专门捧的,后面可都是真正认同了秦阳的意见,才顺势捧一下。

秦阳毕竟有伤在身,而且太年轻了,就因为太年轻,所以实力境界都不够,他就要让秦阳在这里显得更加重要一些,所以在他不出手的时候,才能让这里的大妖,尽力的将秦阳保全。

秦阳自然也明白蒙师叔的好意,随口回了一句。

“没什么可指教的,后面就算是真正进入龙冢的大门了,进去之后,别随便乱动东西就行,如同一个来拜访吊唁的后辈就行。”

听到秦阳这么说,蜈龙族长才对手下一挥手,让他们一个一个的进入青铜大门。

众位妖族走在前面,蒙毅和秦阳则跟在最后面,现在谁都不敢让他们俩去淌雷,生恐后面还有什么别的稀奇古怪的恐怖东西,谁死都不能让这俩专家死了。

秦阳和蒙毅走在最后面,蒙毅的一只手,搭在秦阳的手臂上,声音忽然在秦阳心中响起。

“你也发现了吧,这座大门,是不可能被妖族打开的。”

秦阳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之前只是猜测,待蒙毅敲开了青铜大门之后,这个猜测就被秦阳确定了。

按照传说,在上古的时候,真龙可是单独的一族,纵然是妖这个无数妖族组合而成的大种族,也没有将真龙归属其中。

直到后来,真龙后裔渐多,而且因为妖族之中,细分下来的各族众多,真龙后裔大多数也都是某些妖族的后裔,所以才将这些真龙后裔,归属到了妖族。

于是乎,到了上古时代结束,真龙彻底消失,后来的时代里,也就将真龙归属到了妖族之列。

这个大家都默认的常识,本身就是错的。

再加上应龙在人族待的时间很长,又曾在人族任职,连龙冢的大门,都是以人族的风格和礼节来。

而在应龙的时代,也是人族和妖族的关系最差的时候,虽然这关系压根就没好过。

到现在,一些地方,还流传着应龙帮助人族,镇压妖邪的事情,而且应龙也没有留下与妖族结合的后裔,以此推断,应龙和妖族的关系肯定不怎么好。

这位大神,也肯定不会喜欢后世将他归为妖族的观点。

而最重要的一点,铺首。

人族的铺首,流传到如今,乃是兽面衔环辟不祥之意,可青铜巨门上的铺首,却没有兽面,直白点说,只是两个被应龙浮雕抓在手里的球而已。

再加上,这个不祥二字,放到最早的时候,就囊括着妖邪,这个妖,就是吃人的妖怪。

连大门上,都摒弃了兽面,又隐隐有防着妖族的意思,这大门要是能被妖族叩开才见了鬼了。

所以去敲门的事,只有蒙毅和秦阳两人能去做。

而两人都默契的没有让妖族去试探,也没有提起这一茬,压根就没想让妖族知道,非常默契的联手先给这些妖族埋个大坑。

因为这次是第一次来探索,再加上,龙冢内的力量,会逐渐的复苏,逐渐的变强,到了一定程度,就算是发现什么东西,众人也没力量去拿走了。

所以探索的时间非常有限,就凭这点时间,想要彻底将应龙之冢的一切都挖透,所有的好处都拿到手,简直是痴心妄想。

这件事必定会成为一个传承下去的大秘密,继续流传在妖族的核心之中。

而到了下一次,以这些妖族的尿性,肯定不会再找外人来了,只会有知道核心秘密的妖族来。

到了那个时候,前去敲门叩拜的,必定是当时在队伍里地位最高的人,而妖族之中,地位最高,常常意味着实力最强。

只要他去了,就会有一个大惊喜等着他。

能顺手将一个数千年后,妖族之中的最强者坑死,却不去做,那还是人么。

毕竟,到了那个时候,这个妖族强者,十有八九就是出自眼下这些大妖的族群,死个谁,秦阳都无所谓。

谁让这些蠢货,老惦记着老观念,一有机会,就想着让人族去顶雷送死。

那他也只能保持老观念,大家种族对立,能坑死一个是一个,也算是为后世子孙减轻压力了。

只可惜这等丰功伟绩,是注定了不会被人知晓了。

但转念一想,我秦有德乃是有德之人,从来都不贪恋虚名,受人尊崇敬仰之类的,算了吧,有没有都无所谓。

反正几千年之后,若是自己没年纪轻轻就夭折,那个时候指定了还活着,而且实力也肯定已经非常强了。

到时候直接承认了,就是老子干的,谁还能咬到他不成。

转头跟着大家一起进入青铜巨门,秦阳看这些大妖的眼神,都变得和善了不少。

说不定那个时候,死的人,就是这里面的一个了。

当然,十有八九不是三眼妖母这个老妖婆,要是自己还能再活几千年,也弄不死三眼妖母,岂不是显得他太没用了,又白瞎了他宽宏大量的美名。

进入青铜巨门,后方跟预料的差不多,不是一座地下宫殿,而是一座类似秘境的地方。

之所以说是类似,是因为走出大门之后,回首望去的时候,后面就是无尽虚空。

大门坐落在一处,延伸出虚空的悬崖上。

有一层力量,将虚空之外的暴乱力量阻拦了,无法侵入到这里,却可以用肉眼看到,甚至还能察觉到虚空之中,无数肉眼看不到的恐怖力量,足够将在场大部分人都轻易撕碎。

再向着左右环顾,悬崖一路延伸到看不到的地方,根本不知道有多远。

但大体上,可以断定,脚下是一块悬在虚空之中的大陆,应当是一块世界的碎片。

而且,从进入这里的第一瞬间,秦阳就先察觉到了元气的存在,比之在念海的时候,更加浓郁。

证明这块碎片,是在上古时代结束之前,就已经被应龙拿走,放到了这里,化作龙冢。

秦阳轻吸一口气,暗暗咂吧嘴,实力强还真是为所欲为。

回想一下他遇到过的活着的时候,实力最强的紫霄和葬海,这俩货的陵寝,都是秘境而已,依附在大世界的秘境。

再看看应龙,直接掰下一块真正的世界碎片,当做自己的龙冢,根本不用依附在任何大世界。

这可是本质上的差距。

有此也能推断出来一件事,上古之时的真正强者,可比现在大荒的顶尖强者,还要强的多。

只可惜没能见识一下那个璀璨的大时代,有记载以来,最强盛的时代。

“这里有元气!上古的元气!”一位大妖惊喜的喊出声。

话音落下,就已经忙不迭的坐在那里,开始鲸吞这里的元气。

这元气,乃是万物之母,生灵之母,最初的妖,其实就是那些生灵吸收元气之后所化,这东西,可不仅仅是对人族修士有好处,对妖族来说,更是天大的好处。

可以帮助他们凝聚意识,温养妖魂,滋润灵智的宝物,简单说,出去那些跟人族修士一般的好处之外,这元气还能一定程度上,提高他们的智商。

生而就有灵智的种族,除了人族,现在还存在的已经不太多了,但妖族肯定不在其列,或者说大部分妖族,都不在其中。

绝大部分妖族的灵智,都是需要后天蕴养诞生的。

而偏偏,蕴养诞生之后,到了一定程度,灵智基本上就定型了,除了一些极其稀少的天材地宝之外,再也没什么东西,能对其灵智有帮助了。

烂大街的传说之中,什么兽类吞食了灵药,开启灵智,化为妖物的传说,这其中的灵药,绝大部分情况,都是那些极其稀少,有助于提升灵智的天材地宝。

那些已经被第一个诱惑晃花了眼的妖族之中,就包括了几个牛魔一族的成员。

别看他们的族长都是见不得别人说他们蠢,可真有机会的时候,他们一个不一个诚实,抓紧了机会,去鲸吞这里的元气,意图让他们的灵智有一丝丝提升。

秦阳看的啼笑皆非,有效果的确是有效果,可这个效果是要靠日积月累来慢慢积累的,真要是有那种立竿见影的效果,上古的时候,岂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比他秦有德比肩了?

只是想想一个世界的秦有德,就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秦阳没说什么,也佯装坐下,吸收一些元气,可是却毛都没吸收到,因为这里所有逸散的元气,都被那些大妖鲸吞了,周遭逸散在空气里的元气,都有些来不及补充进来了。

在这里待了一个时辰之后,闭目养神,沉寂去海眼里看三眼妖怪更新的秦阳,被三眼妖母叫了起来。

他们要继续前进。

而还是有不少妖族,决定留下来,守着青铜大门,实则是被这点好处就打发了。

只要不是那种特别重要的妖族,蜈龙族长他们都乐见其成,他们的野心可远远不止这一点。

一行人在这方世界之中继续前进,行进了至少六十个时辰了,才忽然见到头顶的天穹,飞速的化作了黑夜。

一轮崩坏了一角的明月,从东面升起,月华似水,倾泻到大地,皎洁的月光,让所有的一切,都披上了一层蒙蒙微光。

随着明月升起,一直沉默寡言的望月犀族长,忽然发出一声低吼,当场化出兽身,仰头望着明月,发出一声低沉的长鸣,漫天月华,如同被汇聚了一般,向着他汇聚而来。

而他身后的那些望月犀妖族,也都齐齐化出兽身,仰天咆哮。

“你们走吧。”望月犀的族长,沉声说了一句,就再也不理会众人,凝实着明月,不断的吸收月华。

“我们继续前进吧。”蜈龙族长没有多言,直接率领着众人继续前进。

望月犀一族,已经放弃了继续前进,他们觉得前面,也不可能再找到比这轮上古明月更加珍贵的东西了。

因为如今的大荒,根本没有这轮明月,也没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秦阳跟在队伍里,微微眯着眼睛,盯着头顶的明月,目不转睛。

他以前见过这轮崩坏了一个角的明月。

当年进入念海的时候,曾经见到过三轮明月,一轮满月,就是如今大荒的月亮。

当时还有两轮残月,其中一个也崩坏了一个角,那个月亮崩坏的缺口,跟如今头顶上看到的这轮月亮,一模一样。

区别不过是这轮明月的力量,实在是太强。

秦阳低下头,揉了揉没月光晃的有些发花的眼睛,心里面再次感叹了一声。

实力强,真的是为所欲为。

当初还以为那三轮明月都是假的,因为在念海里,没感觉月亮散发出的力量有多强,而后世也一直都只有一轮明月。

如今看来,上古的时候,可能真的有三轮明月。

其中一个,就被应龙摘走,挂在他的龙冢之上当装饰了。

若人人都如同应龙一般,上古覆灭,其实也不是什么难理解的事情。

今天我摘走一轮明月当挂饰,明天我摘走几个星辰炼制法宝,后天说不定就有人更胆大包天,想去炼化了太阳,其他人都去死。

说不定最后打的不可开交,世界都随之被打碎,还真的是这种原因也说不定。

前进到这里,秦阳已经对这次的收获,不抱什么希望了。

这些大妖想要的东西,十有八九是不可能得到了。

真找到了应龙的埋骨之地,而他和蒙师叔,也找到了破开那里的办法,可能也无法破开。

因为绝对的力量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一只蚂蚁,就算知道了轻轻一扭门把手,就能将门打开,却也连拧动门把手的力量都没有。

一路前行,什么生灵都没有遇到,但队伍里的人,却越来越少了。

每个人都因为某些难以抵抗的诱惑,停在了半途。

包括胸中的生机,已经快要耗尽,即将陷入沉寂的蜈龙大祭司,都因为要去一处散发着浓郁生机,泛着柔和金橘色光辉的湖泊里泡澡,而放弃了跟着众人继续前进。

不知不觉之间,队伍里的人,只剩下三眼妖母、蜈龙族长,还有几个其他种族大妖。

又是六十个时辰过去,明月落如西面,天空再次放亮,化作万里无云的湛蓝。

秦阳抬起头,向着来时的路望去,瞳孔却骤然一缩。

“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

秦阳指了指来路。

众人一起望去,面色齐齐一变。

他们是从这里的最南边进入,南边的天边尽头,看到的就是一片深邃黑暗的虚空,随着他们前进,回首望去的时候,也依然能看到天际之下,如同有一片黑幕,遮掩住了一部分天空。

而如今,昼夜转换之后,他们却再也看不到地平线上,横跨整个世界的那一层黑幕了。

“你们等着,我去看看。”

有一个面如猫脸的大妖,转身就向回跑。

几个呼吸之后,他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众人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无法在这片一马平川的平整世界里,看不到那一片如同固化在那里的黑幕虚空。

然而,十个时辰过去,却依然没见到那个大妖归来。

“十个时辰了,猎空妖王的速度,比之我们所有人都要快的多,他尽全力之下,十个时辰,足够他到入口的位置再回来了。”

蜈龙族长的脸色不太好看。

“呵,我们进入这里上百个时辰了,却依然没有太大收获,他若是现在折返回去,想方设法的关上大门,将我们全部困死在这里,他回到妖族之后,地位便会一跃而起,成为可以坐上交椅的人,说不定,还能坐到前十把交椅……”

三眼妖母的眼中,寒光闪烁,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那位猎空妖王。

蜈龙族长沉着脸,目中异样的光芒闪耀不定。

三眼妖母说的不错,三眼妖母若是被困死,三眼妖族就注定了没落,而他和蜈龙大祭司,若是一起被困死,蜈龙一族虽说不至于一蹶不振,可也会元气大伤。

思来想去之后,蜈龙族长又摇了摇头。

“不会,他知道什么才是能获得最好利益的办法,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他没道理现在放弃。”

“你们还没注意到一件事么?”蒙毅忽然开口打断了他们的话。

“蒙先生请讲。”

“这一路走来,就只剩下我们这些人了,你们还没发现么?每个人都因为无可抵御的诱惑而停下了脚步。既然那位猎空妖王没有回来,是不是他也遇到了什么,他根本无法抵挡的诱惑。”

几人沉默不语,都沉着脸,暗暗琢磨。

“我们一起回去看一看不就知道了?”

秦阳挠了挠头,这种事还用考虑这么久,亲自去确认一下不得了。

于是乎,众人决定,一起向回走,回去看看。

但这向回走,却又出了岔子。

原本应该经过蜈龙大祭司泡澡的生机湖泊,却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片森林,里面什么活物都没有。

走了这里的一天一夜,按理说,应该已经到入口的位置了。

可是一路上,却还是谁都没碰到过,甚至原本的入口也不见了。

断崖不见了,无尽虚空不见了。

前方依然还是绵延的大地,一直延伸到目力极限也没有消失。

他们被困在这里了。

甚至谁都不明白,到底是怎么被困在这里的。

什么异样都没有察觉到,没有方向迷失,也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变化,从阵法到禁制,再到任何有人为痕迹的东西,都没有找到,却偏偏就是迷失在这里了。

“回头路,没法走了,我们只能前进了。”

秦阳拧着眉头,到现在还有些纳闷,到底是哪出了问题了。

继续前进,月升月落,月落月升,每一次循环都有一百二十个时辰,如果这一次算一日,众人已经在这里行进了十日,放到外面已经是百日的时间。

这么长的时间,刨除最初慢慢探索的时间,仅仅后面乘坐飞辇,由众位大妖全力催动之下,全速奔袭的时间,他们差不过已经跨越了数十万里之地。

可沿途缩减的景象,几乎没任何变化,依然是一马平川的世界,有草原有森林,有湖泊河流。

众人终于再也扛不住奔袭了,落在地上休息。

夜里,秦阳躺在地上,望着头顶的那轮缺了一角的明月,怔怔出神,脑袋里思绪万千。

他原本以为这里会有很大的凶险,十步一杀机,百步一死局,可是最后却发现这里什么都没有。

而就是这个什么都没有,反而成了最要命的东西。

他们被困在这里了,谁都别想出去。

“不应该啊……”

“秦阳,你说什么不应该?”一旁的蒙毅,倒是一直很平静,大风大浪见得多了,这种没有杀机的杀机,反而没法让他感觉到恐惧。

“我说,按照应龙大神布置的那扇青铜大门来看,他应当不会布置出这种死局吧,必定还有一线生机的,可是这生机在哪呢?”

秦阳话没说完,可蒙毅沉吟了一下,却还是想到了秦阳没说的话,缓缓的点了点头。

“不错。”

那扇门,本身就是给人族准备的,既然如此,应龙就不应该费这么大力气,只是单纯的引人进来,将人困死在这里。

他若是想要完全不让人进来,太容易了,至少对于当今时代的人来说,太容易了。

他既然这么讲究,就不会玩出这种看起来有些掉价的陷阱。

这里必然是有生机的。

秦阳躺在地上,枕着手臂,一点一点的倒着回忆,回忆从开始进入这里开始的所有细节。

一个时辰之后,秦阳忽然从地上蹦了起来。

“我想,我知道,其他人为什么会消失了。”

“什么?你想到了什么?”三眼妖母立刻凑到秦阳面前。

“你们还记得我在进入这里的时候,说过什么吗?”秦阳问了一句,之后就立刻自问自答:“当时我就说过,进入这里之后,别动这里的任何东西,你们还记得么?”

“你似乎是说过这句话……”

“那你们会想一下,那些消失的人,是不是都拿了这里的东西。”

“没有拿什么吧……”妖母的话刚落下,自己的脸色就率先一变:“你说从最初的元气,再到后面的月华,这些全部都是?”

“我回想了一下,没有消失的,只剩下我们这些人了,而我们从最开始的元气,到后面的月华,甚至出现的任何东西,我们都没碰过,只是在赶路而已。”

“胡说,我明明看到你也吸收了元气。”

“我那是在闭目养神而已,我自己说的话,我会忘了不成?”秦阳断然否认。

虽然当时他也没想到,元气这种东西,竟然也算是被拿的东西之列。

虽然当时没吸收元气,是因为有几个大妖在那鲸吞海塞,凭他的力量,想要抢到一些,可是要费劲了,索性算了。

此刻回想一下,秦阳都惊的一身冷汗。

要不是有人抢着淌雷,他都差点栽了。

喜欢一品修仙请大家收藏:(www.fanqiwx.com)一品修仙番奇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一品修仙最新章节 - 一品修仙全文阅读 - 一品修仙txt下载 - 不放心油条的全部小说 - 一品修仙 番奇文学

猜你喜欢: 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重生之独步江湖帝逆洪荒史诗召唤天帝恐怖复苏狂神刑天我从凡间来亚博体育yabo88官方下载之少年仙尊盖世仙尊侠行天下我在洪荒有座山道门法则修真高手的田园生活南宋风烟路修仙道无境求道武侠世界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我有无数神剑凌天剑神亚博体育yabo88官方下载极品医王玄元立道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三界红包群天下剑宗幽冥仙君坐忘长生
完本推荐: 重生学霸女神全文阅读山村小岭主全文阅读系统供应商全文阅读尖叫女王全文阅读我的老婆是大BOSS全文阅读电影世界穿梭门全文阅读神话原生种全文阅读幻想世界大掠夺全文阅读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全文阅读我们是兄弟全文阅读东瀛娱乐家全文阅读我的老公是特种兵全文阅读漫威之DNF分解大师全文阅读星卡大师(重生)全文阅读算命大师是学霸全文阅读我姐姐太有钱了全文阅读大唐隐王全文阅读末世裁决者全文阅读叫一声老公全文阅读英雄监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剑骨恐怖片场神医凰后重生九零小军嫂市井之徒穿越从龙珠开始我的体内有龙骨大宋猛虎神级农场毒医娘亲萌宝宝最废女婿富贵盈香我夺舍了魔皇三国之龙图天下篮坛紫锋超凡透视重生之战神吕布好想住你隔壁重生之最强大亨九域剑帝超品小农民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帝妃惊天我老婆是鬼王剑域神帝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这个地球有点凶绝品小神农秘巫之主西游之大娱乐家

一品修仙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品修仙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品修仙txt下载手机版 - 不放心油条的全部小说 - 一品修仙 番奇文学移动版 - 番奇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