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番奇文学 >> 一品修仙 >> 第566章 肺腑之言,解毒疗伤

第566章 肺腑之言,解毒疗伤

遥望着嫁衣飞走,程志也没有任何去追击的想法。

大嬴太子未死。

这几个字占据了他所有的思绪。

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对方不会用这种事骗他,因为他早晚会知道。

程志落到地面,神情不自觉的出现了一丝茫然,费尽心机,步步为营,一步一步的试探,然后再按部就班,埋下致命的杀机。

可是如今才知道,计划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了。

他们的先期情报准备,都准备了上万年时间,老太子用过的每一种延寿法门,邪法也好,正法也罢,全部都有情报,一次不差。

直到最后,老太子不得不开始用邪法延寿的时候,他们才开始了动作。

纵然太子用邪法延寿的事情,不被人破坏,没有正义之士跳出来,他们也会想尽办法闹大,真闹大了之后的,太子延寿的计划必然破灭。

邪法之所以是邪法,就是因为这种法门是上不了台面,只要暴露出来,甭管会不会受罚,计划破灭却是必然。

精确的算到了老太子的寿元会在哪天耗尽,安插人手在太子身边,关键时刻,给太子甩一口巨大的黑锅。

当初太子身边极为倚重的谋士,亲自出手去盗取杀神箭的那位,就是程志安排进去的。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如今这个局面。

试探嬴帝本尊是不是在,是一个重要目的。

同样,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目的。

太子陨落,乃是数万年来,唯一一次龙脉祖庭开启时,嬴帝必然不会出现在这里的机会。

无论是规制也好,礼教也好,亦或者是嬴帝和太子之间的父子关系,都注定了嬴帝不会亲自将太子送到龙脉祖庭。

这是他们最好的一次机会。

只不过这种机会,他们能看到,大嬴的人自然也能看得到。

怎么做,怎么才能让大嬴感觉他们赢了,实际上是他程志暗中得手了,才是一个关键问题。

他被封镇多年,知道大帝法身苏醒,也将他唤醒之后,一切计划才开始真正的实施。

以外法为基础,再结合一门残缺点击,创出的适合计划的法门,不惜自封数万年,就是为了养出来一颗种子,那条小蛇就是种子。

鸠占鹊巢计划的种子!

当年的嬴帝,着实是太强了,再大嬴神朝如日中天的时候,国运加身于一人,那种威势,足以保证,任何魑魅魍魉,阴谋诡计,统统都是纸老虎。

那是真正的一力降十会,拳头大到所谓的破绽,都不再是破绽的地步。

想要反攻回来,甭管嬴帝本尊是不是在,他们都要当嬴帝本尊只是隐藏起来。

一件事若是从根子上都是错误的情报,那后续的一切计划,统统都是错的,就比如说这次这件事,太子没死,后面的一切计划,统统都是失败。

若是当嬴帝本尊只是隐藏起来,在玩钓鱼,那他们要怎么做?

这就是鸠占鹊巢计划的由来。

太子死,经过丧仪,纵然不会如同凡人一般,变成一具普普通通的尸体,但也会陷入长眠,他会被送进龙脉祖庭,若无意外,他会在长眠中等着自己的一切慢慢消散。

而太子纵然是死了,身负的位份,却还在呢。

除非是新任太子尚未,或者被废黜太子之位,这个位份才会消失,同样,身负的神朝气运才会消散。

在这种时候,让那颗大胤神朝的一丝国运所化的种子,蚕食掉太子身上尚未消散的气运,便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出伪装,成为一条寄生虫,无声无息的潜入到大嬴的龙脉祖庭。

在那里,一点一点的蚕食大嬴的气运,蚕食嬴氏的气运,直到有一天,变成一个外壳是大嬴,内里却是大胤的存在。

大胤没了子民,没了疆域,却也可以由大嬴神朝的万万子民,千万里疆域,作为支撑国运的支柱。

而嬴帝,到了那时,自然而然的失去了神朝力量的加持。

那时,他只是一个强者,而不再是近乎无敌,近乎不死的强者。

反过来,大胤神朝的大帝,却会得到原本属于嬴帝的超级增强加持。

被按在地上摩擦的,必然就是嬴帝了。

哪怕到了那天,名义上,脚下的疆域,还叫大嬴神朝,本质上却已经变了。

改朝换代最关键的一步已经完成,只需要干掉嬴帝,血洗了大嬴皇室,余下的事情,自然不是多难了。

毕竟,如今的大嬴,掌握权柄的,势力庞大的,全部都喜欢站在赢家那边。

至于再下面的,算了,不说了……

这个整体,就是鸠占鹊巢计划,当然鸠占鹊巢只是表达个意思,计划的真正名字,叫做复国计划。

事实上,他们布置的一切,大体上都还算顺利。

但万万没想到,太子不知道怎么的没死。

既然没死,肯定不会进入龙脉祖庭了,而他花费了数万年培养的种子,却也已经放出去了。

程志面色变幻许久之后,一口老血哽在喉头,最后还是没喷出来。

起码还是有希望的。

他已经跟那颗种子失去了感应,证明的确已经开始在蚕食太子身上的神朝气运。

太子现在没死,也活不了太久了,他跟帝位已经无缘,等他死了,最后还是要被送进龙脉祖庭,其实还是有希望的。

现在只要确定一下,那颗种子所化的血蛇,是不是被人发现了,是不是有人知道真相是什么。

只要没人知道,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

当然,程志现在更想知道的是,太子为什么没有死,为什么最关键的一步,从一步一步收集情报,安插人手,花费了不知道多少人手,多少时间,情报竟然还是错的。

一想到黄瑛死之前,说过不止一次要砍死管情报的人,程志当时还安抚了好几次。

如今,他自己也想去将处理这些情报的人,从上到下,统统弄死!

压下火气,冷静的思忖了目前情况,计划应对之法之后,程志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等到程志离去之后,另一边,虚空真经传人,也甩掉了卫兴朝,出现在程志最后出现的地方,遥望着龙脉祖庭的方向,深深的看了一眼,身形缓缓的消失不见。

至于剩下那些催生出来的道宫炮灰……

既然都说了是炮灰,那还用管什么,任务失败了,他们该死的都去死吧,暂时没死,迟早也会死,纵然被抓了活口,一些不能说的,他们也说不出来,能说出来的,事情都到了如今这般田地,被人知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上面的大佬,拍拍屁股走人了。

余下那些炮灰,也有人察觉到不妙,可是他们也逃不掉了。

因为这次来这里的人,压根就没学过什么好的逃生法门,二把刀的遁法,只要敢用出来,可能刚起飞就被人击落。

人都跑完了,卫兴朝这边吩咐手下的人收尾,他自己则第一时间飞向了龙脉祖庭。

……

秦阳跟老太子面对面坐着。

“我也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不过对方费了这么大劲,就为了让这个东西,悄无声息的进入你体内,肯定是有什么大阴谋。”

“我知道,但是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老太子沉默了一下,抬头看着秦阳,眼睛里带着一丝希冀:“那你说,我要告诉别人这件事么?”

“你想回去么?”

“不想。”老太子回答的半点犹豫都没有。

“不想就别说了,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了。”

“可是……”老太子犹犹豫豫,他明白说出去的后果是什么,他最后的安宁,彻底别想了,一切都会回到原来的轨迹。

他问秦阳,想要听到的,就是别说,可是秦阳真这么说了,他有觉得不说不好,可能会带来很大的隐患。

“没什么可是的。”秦阳瞥了一眼远方的山脉,冷笑一声:“对方这个时候放进来这个东西,能做什么?肯定是对龙脉祖庭动手脚,你既然没死,死后也不想进入那里,那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正在这时,人偶师拉长着驴脸回来了。

秦阳看他的脸色,还有两手空空的样子,就知道结果了。

“人呢?”

“死了。”人偶师的脸拉的更长,黑的跟锅底一样:“那人看到我的第一时间,便燃烧了寿元、真元、气血、神魂,当场自爆而亡,我没拦住他。”

“是人族么?”

“是人族,只不过长相特征,不像是大嬴的人。”

“行了,死了就死了,别说那么多了,给他来个血肉伪装,没什么问题吧?”秦阳指了指老太子。

那个射黑箭的家伙,敢在这么近的距离下黑手,秦阳估摸着那个家伙就是个死士,也没指望人偶师能抓活口,派他过去,一方面是弄死那个死士,另一方面么,自然是要支走人偶师。

人偶师不走,有人想干什么了,可能也不敢来。

之前冒牌货徐正强可不就是这也来的么。

事实上,那个冒牌货,可以不用等人偶师走了再来,反正他的伪装不错,人偶师是肯定看不出来什么的。

只不过,这世上的人,总会生出一些错觉,总觉得那些实力强悍,深不可测,手段诡谲的强大修士,一个个都是全能的。

虽说从某种意义上讲,的确是这样,活的足够久的强者,各方各面都会接触接触。

例如修士四艺必然都会接触,也都会学一学,研究研究,例如一个炼器大师,阵道和符道,肯定也不会差。

绝大多数的强者,都不会让自己的短板太短了,不擅长归不擅长,一点都不懂,基本不太可能。

但这世上,不是每个强者都这样的,人偶师实力是强,或者严格说,防御强的离谱,其他方面么,也就傀儡制造技艺不错,衍生出来的,阵道、符道、器道等也算不错,但这些全部是为了傀儡技艺服务的,侧重点不一样。

至于其他神通秘术等法门,人偶师不是不会,而是因为他化成傀儡之身后,那些傀儡之身不能用的东西,不值得花费心思保留记忆的部分,丢了就丢了吧。

这货连智商都能丢了,再丢掉别的什么,秦阳是一点都不意外。

那个冒牌货,演技稀疏,实力也不行,可以伪装成重伤,恐怕也是伪装不出徐正强的实力,佯装事态紧急,他实力又弱,差点濒死,以此来化解防备。

想的倒是挺好的,但人偶师在的时候,他都不敢来,秦阳就知道这是个被大家默认的错觉洗脑的弟弟。

人偶师要是真的跟正常强者一样,没有短板,他也不会三番几次的掉链子。

虽然秦阳每次做什么,都计算好了人偶师掉链子。

可别人不知道啊,别人眼里,人偶师就是个高深莫测,少言寡语的顶尖强者。

而且以往数次,似乎都是因为人偶师在场,很多针对都功败垂成。

别人可不知道这是秦阳的功劳,理所当然的将这个奖杯,颁给了人偶师。

而这一次,秦阳压根不在乎杀神箭的事。

杀神箭出现的时候,根本没法回溯,庞大的杀字碑杀气,足够扭曲所有感知,另外么,有人偶师在,所有人都会理所当然的将奖杯再次颁给他。

背地里恨得牙痒痒,下次他们还是会想方设法的,先弄死人偶师。

心里面也会构成一个固定的观念,秦阳那个神出鬼没的护卫不死,想要对付秦阳是不可能的。

有人偶师这个打不死的家伙当挡箭牌,秦阳巴不得所有的奖杯都让给他。

等到人偶师手脚麻利的给老太子披上一层伪装,正常情况下看不出什么破绽之后,秦阳便丢给老太子一份遁烟。

“你走吧,想干什么你就去吧,之前说过的依然算数,死之前来找我,我会给你安葬在你想永眠的地方,保证给你安排的没人能打扰你的永眠。”

“秦先生,我……”

“往事如烟,莫要再提。”

老太子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一阵酸楚涌上心头,思来想去之后,将内心深处的话说了出来。

“我有一句话,请你转告皇姑,我死后,赵王和周王,肯定会争储君之位,最好谁都不要支持,若是必须选择一个,就去支持赵王吧。”

“呃……”秦阳一脸愕然,这货跟赵王相互针对了不知道多少年,以前不敢离开离都,也是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防备赵王下黑手。

如今要死了,竟然开始给自己的老对手拉票?

这是什么操作?

老太子没理会秦阳的愕然,只是低着头,低声自语。

“赵王这人虽然狠辣,可是却还是会记着点情分的,纵然以后他上位了,也不至于杖杀他的支持者,但周王,以前有人说,周王像我父皇,后来周王愈发低调,但是我知道他肯定不是这样的,他太阴沉了。

他有一位甚至疼爱的姬妾,姬妾背后也有一个大家族,只不过她似乎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话,周王也不在乎背后的家族,当天就被周王找了个莫须有的理由杖杀,连神魂都溃散了。

此类种种秘而不宣,藏在暗地里的腌臜事,着实太多了。

若是周王继位,赵王必定死了,而皇族之中,唯一一个威望、实力比之皇子还要高,而且还在掌兵的皇姑,就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你明白吧?”

说完这些时候,老太子使用遁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阳挠了挠头,老太子还真的转性了么?还是经历了这么多,终于发现谁才是好人了,临走之前,才跟他说这些掏心窝子的话。

周王啊,他早就觉得周王不太对劲,尤其是周王开始有样学样,看起来就像是跟嫁衣学时,秦阳就知道这货肯定不简单。

没想到还是个能隐忍的变态。

这些事,总不至于是老太子临走前黑他的吧,要说结仇,老太子跟赵王之间的恩怨,那才是真正的不死不休,谁上位了另外一个都必须死。

老太子能说出这种话,只能是真的抛弃了个人仇怨,来给嫁衣提个醒。

可惜,秦阳压根就没打算让嫁衣支持谁。

但好意的确是好意,以后老太子死的时候,找张正义来打打下手,帮他弄个好点的陵寝吧,省的被人挖了。

转身看了看一旁自闭的人偶师,秦阳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了两句。

“没事,想开点,放黑箭的人死了就行。”

不一会,嫁衣从天而降,看到秦阳没事,立刻松了口气。

这一口气泄了,她的身形顿时一个趔趄,面色苍白如纸,皮肤上一层粉色的光晕浮现,让她的气息浮动,忽上忽下。

秦阳吓了一跳,连忙扶住嫁衣。

“怎么回事?”

嫁衣的眼神时而涣散,时而迷离,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忽然跳到了秦阳背上,一如当年那般,只是箍着他的脖子,险些将他的颈椎箍断。

粉色的光晕,从嫁衣身上渗入他体内,让他的气血开始浮动,似乎要燃烧起来了一般。

“中毒了?”

秦阳眉头一蹙,立刻催动气血,强化肉身,省的没被毒死,先被嫁衣捏死了。

这毒虽然感觉有些问题,但也是小事,他最不怕中毒,拿毒药当饭吃,只要味道不错,他都能吃得下去。

念头一动,催动升级好几次的移花接木神通,体表一层层粉色的花瓣盛开,崩碎之后,化作漫天粉色花雨飘散。

嫁衣体内的毒素,一点一点的被他牵引出来,吸入体内,以移花接木神通化解。

片刻之后,大地上飘落着一层粉色的花瓣,秦阳一边催动神通,一边拿出葫芦,将这些花瓣收集起来,塞进葫芦里。

而这时,嫁衣的眼神已经恢复了清明,毒素已经解了大半,剩下的只是伤势问题了。

嫁衣趴在秦阳背上,一言不发,只是不知不觉的将下巴放到了秦阳的肩膀上,她静静的看着秦阳为她解毒,一如当年秦阳背着她时那样。

不多时,秦阳身上长出的小花没有了,扭头看的时候,嫁衣身子一扭,已经落在了地上。

“嫁衣,你没事了吧?”

“还有她们俩,也中毒了。”

嫁衣将香囊拿出来,青鸾和紫鸾还在昏迷,但她们俩身上除了泛起光晕之外,还散发着一阵怪怪的香味,显然是中毒很深了。

秦阳不敢怠慢,连忙一手一个拉起来,催动神通解毒。

等到二人醒过来,秦阳眉头微蹙。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都中毒了?这古怪的剧毒是什么?”

修为到了三人这种境界,一般剧毒,压根不可能发挥效果。

“太子呢?”一旁的青鸾,生硬的转移了话题。

这时,又有一道遁光落下,卫兴朝急匆匆的走了上来,当看到打开的石棺之后,连忙发问。

“发生了什么?太子呢?”

“太子走了。”秦阳没好气的回了句,等事情尘埃落定了,这货来干什么?洗地么?

定天司的老大这么好当么?

活该他天天挨打!

“走了什么意思?”卫兴朝当场就炸了。

“走了就是走了,你对我喊什么?他是太子啊,太子!太子你懂么!他想干什么,我还能拦得住不成?”秦阳一脸不高兴,张口就怼。

这次他可是立下大功了,而定天司的人呢?

关键时刻,关键地点,一个人都没出现,全程划水,冒牌货伪装的也是他们定天司的人。

本来都没打算理会定天司,卫兴朝还敢对他吼?

这次不让你再挨一顿打,我秦有德三个字倒过来写!

“殿下,你受伤不轻,又中了毒,虽然毒解了,可是伤却总是留下了,还是赶紧回去疗伤吧。”秦阳转身对嫁衣说了一句。

嫁衣暗暗松了口气,点了点头,也不理会卫兴朝,一挥手,带着几人一起离去。

卫兴朝站在原地,傻傻的看着遁光飞走,满脑袋的问号,不知道找谁解答。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也不知道。

这次出来的时候,嬴帝才给他说了太子未死的事,让他去带着人防备着前朝的人。

但现在呢?太子都不见了,他还两眼一抹黑呢。

想到回去要汇报的事,卫兴朝的两眼就真的黑了,弄不好又要挨打了。

喜欢一品修仙请大家收藏:(www.fanqiwx.com)一品修仙番奇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一品修仙最新章节 - 一品修仙全文阅读 - 一品修仙txt下载 - 不放心油条的全部小说 - 一品修仙 番奇文学

猜你喜欢: 亚博体育yabo88官方下载最强修真学生仙界赢家玄天龙尊绝品毒医太古战神归来主神公敌神话烘炉星际金仙帝国武仙传承系统青梅仙道修真狂少长生天阙我从凡间来仙子请自重仙域天尊飒飒西风最强反套路系统一品修仙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一品道门超品小农民求道武侠世界浪迹在诸天永恒圣王魔邪之主
完本推荐: 送你一只酥宝宝全文阅读网游之阴邪无罪全文阅读重生之最强仙尊全文阅读逃婚99次:萌宝送到,请签收全文阅读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全文阅读末世之我的世界全文阅读BOSS级打脸专业户[快穿]全文阅读禁域全文阅读绝色总裁的贴身兵王全文阅读无相进化全文阅读末世之全能进化全文阅读幻想世界大掠夺全文阅读逆流完美青春全文阅读不良之年少轻狂全文阅读创世十二乐章全文阅读三国之统帅天下全文阅读神级仙医在亚博体育yabo88官方下载全文阅读全能保镖全文阅读某美漫的特工全文阅读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职业超级英雄万界之旅吞天龙王宗明天下末日乐园造化神宫太古龙象诀农女福妃,别太甜洪荒之证道永生超能小农夫抢救大明朝校园第一废物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归藏剑仙九域剑帝我爸给我五百亿至尊特工三国之巅峰召唤真龙天命凰谋诸天万界神龙系统韩娱之综艺演员房产大玩家快穿:鬼畜男神,宠上天!奶爸至尊我的专属梦境游戏悲风公爵亚博体育yabo88官方下载剑说最强红包皇帝总裁爹地宠上天

一品修仙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品修仙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品修仙txt下载手机版 - 不放心油条的全部小说 - 一品修仙 番奇文学移动版 - 番奇文学手机站